首页 > 健康知识 > 上戏名师:化了妆、培训过的学生不是最爱

上戏名师:化了妆、培训过的学生不是最爱
发布日期:2017-06-29

零下2℃的上海,有人穿着演出的丝绸戏服,有人光脚穿着春夏款皮鞋,还有的人裸露着小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2月10日8:00,上海最著名的美女、帅哥集散中心上海戏剧学院门前,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前来参加2017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的学生。

  云集于此的还有各路媒体的记者。一名长相甜美、有着一张标准瓜子脸的考生小心地躲避着媒体记者的采访,记者老师,我能不能不接受采访?听说过去被采访过的学生都没考上。也有人不信邪,只要扫到记者的镜头,就会美美地对着镜头甜笑一番。挺胸收腹,下巴微扣,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多年来,上戏校园内南侧一方小小的篮球场,见证了一波又一波明星的诞生。李冰冰、任泉、大小宋佳、胡歌等都曾像今年的考生们一样,在这块篮球场上排着长队等待考试。

  从2012年到2016年,这所占地面积小得不行的大学,迎来的考生数量从11448人增加到20996人。2017年2月,这里迎来了又一个招考大年,共有21782人报考。有6127人冲着仅招25人的戏剧影视表演专业而来,招录比达到245∶1。

  2月10日上午,记者用视频直播和图文直播的方式记录了这一堪称上海最美考试的现场,为广大读者和网友揭秘这一美丽而又神秘事业的背后。

  不是不能整容

  颜值,是上戏艺考每年都能在社交网络上火一把的终极秘诀。但记者却发现,在媒体记者向着高颜值考生一拥而上的同时,上戏的考官却格外不爱谈颜值。

  考前,上戏表演系系主任何雁特意录制了一段视频向考生传授招考秘笈。各位考生,你们可能一想到表演系,就认为这里应该美女如云、帅哥无限,但是错了,我们什么人才都要。何雁说,自己见过很多考生并不是特别热爱表演艺术,他们大多认为进入表演系可以一夜成为明星、公众人物,但实际上,上戏并不打算朝着明星方向培养学生,明星是我们的学生毕业后,被社会包装后的产物。我们本身不生产明星。

  但是,无论何雁如何解释,今年的考场上,明星脸还是不断,有脸,有范冰冰脸,还有高圆圆脸。记者注意到,尽管上戏严格要求考生素颜参加考试,甚至每一名负责领考的往届生都带上了湿纸巾帮助考生卸妆,但大多数考生还是扑了粉、化了妆。

  淡妆应该没啥关系吧?一名在脸上扑了厚厚的粉的男生告诉记者,自己早上专门请人帮忙化了淡妆来参加考试,为此花了280元。他说,妆容的主要目的是遮住脸上的痘痘。

  还有的女生,拥有笔直的鼻梁、尖尖的下巴、樱桃小嘴和弯弯的眼角。我们在考试过程中,也确实见过一些学生做大幅度动作害怕撞鼻子、害怕与其他同学面碰面地接触。上戏音乐剧中心主任王洛勇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毫不讳言一些考生存在整型、化妆的情况。

  他告诉记者,实际上,颜值并不是考试的全部。过去几年,有考生因为上台前插队、小品抢戏、对父母态度差、厕所卸妆抢地盘而与上戏失之交臂,相比颜值,我们更看重一个学生的德行。

  上戏舞美中心主任伊天夫说,上戏招生追求自然美,也追求修饰美。后者包含了外表、内涵、文化修养、德行等方方面面。

  不是说整容的不能来考。我也见过整容后,很自信,唱念做打各项表现都很出众的考生。这也的。王洛勇说。

  上戏招生办主任徐咏告诉记者,2月10日进行的只是上戏艺考的初试,因此允许一些学生化淡妆,之后复试、三试,我们都严格要求,一定是素颜。因为老师也要看学生真实的肤质和形象。

  10个考生9个上过培训班

  很多考生所谓的淡妆,实际上都是受到艺考培训班的指点。考试现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看到,除了妆容,还有不少考生穿着同款宽大羽绒服一起进场,他们是同一所艺校出来的同学。

  记者在考场外随机采访了近20名考生后发现,除了一名来自台湾的考生和一名上戏附中考生没有上过艺考培训班外,其他所有受访考生都在考试前参加过两三个月到3年不等的艺考培训班。

  周凯是一名艺考复读生。去年,他顺利通过了武汉大学的艺考,但因为高考文化课成绩没达线,而失去了一次机会。今年,他把目标锁定在表演系更加出名的上戏,今年文化课应该没啥问题了。

  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复读的同时,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北京一所艺校参加培训。前前后后算起来,大约有3年时间在艺校参加培训,保守估计花费四五万元,这次一定要考上,再考不上,太对不起爸妈了。

  但实际上,王洛勇说,那些化了精致的淡妆、有艺术培训基础的学生,并不是上戏老师最喜欢的,我们这么多年发现一个规律,那些入学考试时没啥基础的学生,一张白纸一样进来的,他们可塑性更好,4年后可能是学得最好的。

  你腿踢得再高、培训得再专业,如果后期跟同学、老师配合得不好,不谦虚,过于自负,你都不可能将来在圈子里成才。王洛勇说。

  因此,在复试和三试阶段,上戏的学长、学姐、志愿者们会按照校方要求,帮助考生卸妆。他们带着湿纸巾、卸妆油和面霜,一个一个劝说考生卸妆吧、美瞳摘下来吧。每次艺考,王洛勇都会见到沮丧地在教室走廊门口卸妆的考生,眼里噙着泪水。真的没必要,大家素颜都一样,自信起来。王洛勇说。

  培训班带给考生的,除了流水线妆容和清一色的高踢腿外,还有高昂的学费。

  我上了一段时间培训班,觉得都是流水线操作,没啥意思,很贵。考生张郁然说,她上的培训班1个月收费约10万元,价格昂贵,但老师的水平却很一般,大家一样培训、一样准备节目,我看不出到了考场会有啥不一样。

  但记者采访到的其余多名考生都对艺考培训情有独钟。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培训班至少可以帮助考生在第一轮的考试中有更专业的表现。

  根据上戏艺考安排,戏剧影视表演专业的初试,会考察3个自备项目声乐、台词和形体。初试能留给考生足够的准备空间,比如唱歌、跳舞、处理一个段子等。也就是说,这个阶段,如果有艺考专业教师指导,并不难通过。

  但到了复试,考试内容就变成了即兴表演。这个过程中,学生的创造性、审题能力等活本领都会被考察到。艺考培训的作用就会弱化很多。到了三试,教师工作坊会带领一组学生进行课堂练习,考察学生的身体、声音以及以假乱真的创造力。

  严防黑幕成为艺考红线

  招生腐败和艺考黑幕,依旧是艺考不变的话题。

  据徐咏介绍,2014年,上戏曾接到举报,处理过一起考官职务犯罪案件。一名考官在考前收取了考生家长的贿赂,经举报后,学校不仅在校内查处了这名教师,还将他移交司法机关。

  不仅是直接收取贿赂的问题,上戏还严格限制学院教师通过各种艺术培训机构对学生进行考前辅导。一经查处,教师要接受党纪和校纪处分。

  如今的艺考,再想通过贿赂考官进行暗箱操作,已经很难了。比如,上戏有一个考试专委库,每次考前一两天通知某位教师被选中当考官。到了考试当天,考官们才会被通知自己在哪个考场、考什么内容。

  得知自己被分配的具体考场后,考官们的手机就要上交到招生监察组。考官可以在考场上记录每一名学生的表现,但记录本一律不准带离考场。笔试部分的考卷,之后会随机发放到考官手中,出现阅卷分数差距较大的情况,会有第三方机构进行仲裁。

  上戏党委书记娄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上戏近年来在考试公平、公开、公正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除此之外,上戏还在2012年设置了一个普通类一本招生专业,即艺术管理专业,报考该专业的考生不需要进行专业考试,完全凭高考分数入学。据王洛勇介绍,首届艺术管理专业的学生已经毕业,有的被海外名校录取读研,有的在著名的演艺经纪公司任职,是我们学校就业最好的一批学生。

  实际上,这所过去以更重视专业分数闻名的艺术类名校,如今对学生文化课成绩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我们未来想做平台型大学。娄巍透露,上戏正策划与复旦大学等学霸云集的高校一起开设旁听生计划上戏的学生可以去复旦听课,复旦的学生可以到上戏来听课、艺术实践,我们还有木偶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因为爱好,转了表演。我们将来会是一个平台,只要爱好表演艺术的,都可以选修。(记者 王烨捷 周凯 周冠伶)